Wednesday, July 30, 2008

原来...

一直以来,我都知道有个结在那里
可是我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打开它
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把它放松
我以为这段时间里
是因为我冷漠的逃避
每当想起这件事
我都在想
是不是我想太多了
我冷静够了吗?
我不知道..
到底要到怎样的程度我才能放下来
今天我才发现
原来冷漠的不单只是我而已
原来是我太高估我自己
原来早已经失去了那个意义
原来我也是不过如此而已
原来事情也不过如此而已..

No comments: